全民囤槍:社會動盪掀起的民間「軍備競賽」

這一年,美利堅土地未有過一刻平靜。

由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導致的各州封城,以至連番黑人遭受警員濫暴,示威騷亂連場;再到反封城的示威,跟黑人平權運動「唱反調」的白人至上主義者示威;西岸山火熊熊,東岸颶風猛襲。社會動盪,人心不安。

美國人對此亂象的反應之一,則極具特色——買槍。

自今年2月疫情於美國爆發以來,美國的槍械及子彈銷售,比起去年同期分別增加了95%及139%,當中約四成是來自首次買家。目前,全美多地的手槍和子彈都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

說槍枝是「美利堅之魂」絕對不為過,平民擁槍比例為全球之最,比久經戰亂的也門都高出一倍。小型槍械調查(Small Arms Survey)數字顯示,全球至2017年底的平民擁有槍械達8.57億,而美國佔了其中的45%。

為何美國人如此愛槍?這可先了解何人擁槍,為何買槍。根據調查,約四成美國人表示,自己或家庭擁有槍支,以白人擁槍比例較高;而擁槍最主要原因是自衛,其餘包括狩獵、射擊運動、收集之用等。

2017年6月一項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顯示,絕大多數(94%)的美國擁槍者認為擁槍權是自由的必要元素,而認為「得槍支、得自由」的共和黨支持者比例遠高於民主黨支持者。

雖然人們對買槍給出了上述正當用途,可是,美國因槍械而釀成命案的情況卻特別嚴重。上述皮尤研究中心同一調查也顯示,美國由槍械造成的謀殺及誤殺比例,冠絕一眾發達國家。

今年,美國的槍械銷情更是異常熾熱,自疫情在二月爆發以來,全國購槍數量正在明顯增加。單在七月期間,美國人便一共購買260萬支槍,創下美國歷來單月第二最高的銷售記錄。購槍原因,莫過於在社會不穩定的環境下,求一份安心。

從各地銷售數據看來,深南各州(Deep South)增長最為顯著,較去年同期增幅均達一倍。西部的猶他州、亞利桑那州、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內華達州,都有明顯增加。其中,北部的密歇根及深南的亞拉巴馬州的槍支銷售更暴增200%,

一南一北,瘋狂購槍,當中也訴說着不一樣的社會形態。

愛達荷州一間槍店顧客在選購槍械。(John Roark/The Idaho Post-Register via 美聯社)

黑人聚居的深南部 槍支銷售全翻倍

亞拉巴馬所在的深南地區是美國黑人人口的主要聚居地,佔比高於全國,過去20年,拉丁裔移民人口也在顯著增加。2018年亞拉巴馬的種族分布,白人人口佔65%,黑人則佔約26%(全美黑人人口比例約13%),拉丁裔則約4%。

過去數月,深南地區的黑人平權示威及騷亂浪潮,在全國之下並沒見得特別嚴重,但出於自衛原因而買槍的情況卻十分顯著。由疫情二月爆發以來,州內對槍支及子彈需求急增,北部一間家族經營的槍械店便接到上百萬顆子彈的訂單,店主Monte Caylor每日平均需要追訂3,000至7,000顆子彈。他說:「兩年前,我們都為交租發愁。現在我們完全是應接不暇,銀行戶口從來未試過有那麼多錢」。

一時之間,亞拉巴馬州的槍店及槍械零售商的貨架都被掃空,供不應求。至於亞拉巴馬巿民急於購槍、囤子彈的主要原因,竟然是遠在數千公里之外的俄勒岡州波特蘭市「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的大型騷亂及搶掠畫面。

美國加州的卡爾弗市(Culver City)的槍店外出現人龍,排隊選購槍械。(Ringo H.W. Chiu/美聯社)

像搶廁紙一樣搶子彈

有槍販形容,民眾如今買槍及子彈的情況,就如數月前疫情來襲、巿民搶購廁紙一樣;更有大量非裔、亞裔、單身女性前來買槍,甚至是一些生平從未擁有槍支的老人家。有些住於鄉郊地區的家庭也為太太購買手槍,好讓她們到超巿購物時帶備傍身。

除了遍佈全國的BLM示威騷亂,另一個導致巿民蜂擁買槍的原因,亦是十一月大選的不確定性。人們擔心,若特朗普無法成功連任,美國人的擁槍權恐怕會被剝奪。的確,從過往經驗看來,每當民主黨上台,巿民就會囤積槍械。

美國憲法保護公民擁槍權利,令美國成為發達國家中人均擁槍率最高國家。(Getty)

亞拉巴馬作為傳統的「深紅」州份,自1980年以來連續十屆總統選舉都為共和黨的囊中之物。該州的槍械管制也是相對寬鬆,屬於公開擁帶州(Open carry state),即擁槍人士可在公眾場合露出攜帶的武器,而無需執照。在2019年之前,亞拉巴馬州的購槍人士更無需經過背景審查,擁槍的人口比例接近50%,為全美第八高,登記民用槍支超過16萬支,但亞拉巴馬全州人口卻僅為490萬。

不愛槍的密歇根 何以也加入「競賽」?

在北端的密歇根州,也是另一個近半年槍支銷情大增的地方,今年六月有關買槍背景審查的申請,比起以往平均高出4.2倍。但回看過去,密歇根州卻沒有深南地區及愛達荷、蒙大拿、懷俄明等山脈地區州份的擁槍熱情,民眾擁槍比例不到四成,登記槍支數目也僅約6.5萬支。

9月17日,密歇根州蘭辛巿有擁槍派人士聚會,發言人士形容:「槍支是終結暴力的唯一途徑」。(AP)

不過,該州正好毗連威斯康星州,也即是黑人男子布萊克(Jacob Blake)遭警員連開七槍擊至重傷的事發地。威斯康星州的暴力抗議也即蔓延開去,密歇根州主要大城如底特律(Detroit)、首府蘭辛(Lansing),有關BLM的示威騷亂一直此起彼落。這恐怕是促使民眾購槍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早於三月,該州已迎來購槍潮,當地有槍店店主表示,僅在四天就賣出平常一個月的貨量,包括槍與子彈。同樣地,黑人、女性等非慣常顧客也來到槍店入貨,州內近期更有不少「新手訓練班」,主要教導婦女用槍。至9月中,蘭辛巿議會大樓外便有一場擁槍派集會,約千名示威者帶同槍枝出席,聲言捍衛美國憲法第二修案保障個人擁權的權利,令控槍議題在大選前夕再度炒熱。

「全民持槍」是否等於更安全?

全國槍械銷售全面激增,除了反映整個美國社會的躁動情緒,人心惶惶,因此衍生一場在民間的「軍備競賽」,不分膚色、不分男女、不分疆界、不分黨派都在囤購槍械,目的都是因疫情原因而擁槍自保,或是擔心擁槍權在民主黨上台後被收緊。

無可忽視的是,從過往州份的數據看來,民間擁槍數量跟槍殺個案,是有正面關係。更多民眾擁有槍支,是令社會更安全,抑或更易擦槍走火?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