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不在的兩極分化:基礎脆弱的教育強國

美國教育的聲譽雖然舉世聞名,但是美國人亦以「美式愚蠢」著稱。仔細觀察美國的教育,會發現一幅複雜的圖景:美國是基礎脆弱的教育強國。

首先,從教育程度的方面來看,美國並不是一個統一的整體:各州的教育水平差異很大,顯示出明顯的地區分化。據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25歲以上人口中,擁有學士學位或更高者佔32%,與此同時,全國50所最頂尖大學(《時代》雜誌2020榜單)也更多聚集於東西海岸。

一般來說,東北和西海岸各州是教育最好的州,而南部和中西部各州的教育水平往往低於全國平均水平(32%左右)。

2020年6月15日,在伊利諾伊州芝加哥,一名畢業生在千禧公園的雲門雕塑前合影。(Getty)

可以說東北地區是全國的知識強國:大部分名校都在那裏。在這個地區,通常有三分之一或更多的人口至少擁有學士學位,許多州的比例更接近或超過40%。

在榜單的另一個底端,則是位於「深南 」(deep south)的州;西維珍尼亞、密西西比州最低,分別為20%和22%。

美國教育的歷史與經濟根源

熟悉美國歷史的人都會知道東北地區為什麼能集中那麼多大學:它是現代美國的發源地。「新英格蘭」(New England)的歷史更悠久,自然有更多的時間來培養著名的學校。

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學之一的哈佛大學,位於馬麻薩諸塞州的劍橋市(Cambridge, Massachusetts),也是新英格蘭地區的古老居住地。(Getty)

然而1776年從英國宣佈獨立的美國最初13個州,一直延伸到南方的喬治亞州和南、北卡羅來納州;三州共僅有兩所頂尖大學,大學教育率遠遠低於北方鄰居。

要理解這一點,我們還得看看經濟史:南北戰爭和奴隸制被廢除後,依賴棉花種植園的南方各州經濟發展迅速陷入瓶頸,而工業化的北方則繼續發展。伴隨着工業化的發展,教育率也隨之提高,並鼓勵了高等教育機構的發展。

Slavery map gif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美國頂尖大學的位置並不局限於新英格蘭,而是延伸到整個大湖地區的「工業腹地」。

經濟差異也是其他地區教育相對成功的原因:像西海岸這樣經濟體較強的高度城市化地區,往往會吸引全國各地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同樣,擁有石油和農業產業的德克薩斯州,或擁有蓬勃發展的生物化學和科技產業的科羅拉多州,也能吸引許多畢業生。

除了這些歷史和經濟因素,法律上的差異也很重要。作為聯邦的成員,美國各州可以自由地通過自己的法律來處理教育問題。因此,每個州都會制定自己的課程和教育預算,這些決定會對各州的學生產生重要影響。

以阿拉巴馬州為例:該州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初中和高中所引進的生物課本中,必須加上一張貼紙,說明進化論是一種「有爭議的」理論,「不是事實」(這與阿拉巴馬州是美國宗教最虔誠的州之一有關。)相反,在紐約的學生,享有全美最高的平均每學生支出,可能對生物和科學的授課有非常不同的嘗試。

世界的超級大國究竟有多「聰慧」?

在全球範圍內,美國在高等教育程度方面表現相當出色。如果比較2016年世界各國「25歲及以上人口至少擁有學士學位的人口比例」,美國位居世界第二,僅屈居波羅的海小國立陶宛之後,超過世界所有其他大國。

西維珍尼亞州的20%比例即使是美國最低的,但和其他國家相比,也介於葡萄牙和西班牙之間,低於德國(26%),但高於法國(17%)。麻薩諸塞州的44%,是世界上受教育人口集中度最高的地區之一,遠超任何國家。

如果從總體的高等教育程度來看(包括大專),雖然不如一些歐洲和亞洲國家(香港就略勝一籌),但是美國的表現還是不錯的。

然而,高等教育的成績通常與經濟成就密切相關,而美國在這一點上是無可比擬的超級大國。在中小學階段,美國的教育制度更多取決於具體的教育政策,而美國在這個方面的表現則要弱得多。

在過去的幾年裏,美國學生的成績仍然落後於許多其他發達國家。根據三年一度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2015年,美國的數學成績在71個國家中排名第38位,科學成績排名第24位。在2018年的最新評估中,美國的數學成績仍然低於經合組織(OECD)的平均水平。

美國的「反智主義」

然而,初中數學成績薄弱並不足以解釋「美式愚蠢」、美國為什麼有着在發達國家中最愚昧的基層百姓。要解釋這個刻板印象是從那裏出來,我們得看看美國社會的另一種趨勢:反智主義。

在他的《幻想世界:美國何以變得瘋狂,500年的歷史》(Fantasyland: How America Went Haywire: A 500-Year History),美國作家安徒生(Kurt Andersen)分析美國反智主義的歷史根源,並得出結論:美國人對真理的漠視源於他們對個人信仰的神聖化。

追溯到美國的起源,安徒生指出,最初美國的建立便是奠定在信仰自由這一原則上受迫害的基督教少數派由英國逃到這裏,以自由地追求其信仰。開國國父們的一個核心目標就是保證這種信仰自由。

隨着美國在19世紀「西進運動」期間的發展,安徒生表明,「一夜暴富」的承諾加劇了美國人對個人信仰的執念:即使大多數拓荒者實際過着艱難困苦的生活,美國人也相信自己能夠克服一切困難。今天,這個神話以「白手起家」(self-made man)的形式持續存在。

最近,在特朗普的美國,即使疫情期間數十萬人生命凋零,政治信仰也常常優先於專業知識。特朗普對「假新聞」情有獨鍾 ,促使不少評論者擔心反智主義在美國再次抬頭。美國總統成為「反智主義」的倡導者,這能提醒世界其他國家,美國這片國度既有象徵人類文明巔峰的創造力,亦有大量國家走向衰敗的隱患。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