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得救:特朗普定再橫掃「聖經帶」票倉?

美國南部各州份集中大量虔誠信徒。美國政治媒體為這些州份所在區域,給了「聖經帶」(Bible Belt)的名字。鑑於這類信徒選民立場偏保守,重視傳統家庭架構與性別等價值觀。所以,這裏是立場泛保守的共和黨「鐵票倉」。

2016年,特朗普在這裏可謂大獲全勝。當地教徒選民的選票,為他帶來至少140張選舉人票,幫助他最終成功入主白宮。

這四年來,總統特朗普與副總統彭斯對一些具爭議社會議題,多次展露出相對保守的風格,包括其反墮胎立場、抗拒性小眾平權等,這些足以飽饗虔誠選民的期望嗎?加上強硬的南部邊境移民政策,還有處理疫情的手法,將如何影響到教徒選民的投票意向?

所謂「聖經帶」,是指基督教徒比例相對較高的州份。這些州份集中在美國南部,包含阿拉巴馬州、阿肯色州、喬治亞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蘇里州、北卡羅萊納州、奧克拉荷馬州、南卡羅萊納州、田納西州、德州、維珍尼亞州和西維珍尼亞州。

觀乎2016年總統大選結果,除了維珍尼亞州的13張選舉人票之外,上述提過的其餘所有州份全是「紅色州份」,由特朗普獨攬其148張選舉人票,佔他賴以勝出的總選舉人票數(306票)接近一半。

因此,「聖經帶」虔誠選民絕對是特朗普必須重視的群體。

福音派與傳統新教的分別?

人口比例佔重最多的福音派教徒,恪守新教傳統教義,雖然比起基本教義派,與現實社區及主流社會有更緊密的接觸融合,但相對來說,還是被部分自由派認定為堅定的宗教保守力量,於墮胎和性小眾權利的議題,基本上堅持寸步不讓。

至於一些主要傳統新教教會,包括聯合循道會、路德會、長老會、美國聖公會、聯合基督教會等,神學思想比較開放。比起福音教派,它們在女權、墮胎權及性小眾權利上,容許更多討論空間。

在一般認知中,奉循傳統家庭結構和性別觀念是這類宗教導向選民重視的價值觀,與之相關的社會議題自然亦是這類教徒選民重視的焦點所在,譬如有關禁止或限制墮胎、擴大跨性別人士和同性戀者的平等權利範圍等。

「聖經帶」州份集中在美國南部,政治立場偏傳統保守。(Getty Images)

墮胎爭議:特朗普與拜登之別

在墮胎權方面,美國聯邦法院早在1973年於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後判定憲法對於隱私權的保護範圍,包含婦女墮胎權。惟判決後各州細明的法律條文及其限制不一,因此至今依然有反墮胎人士推動及遊說州政府立法禁止或至少限制墮胎。

特朗普在華盛頓向一批反墮胎人士演講。圖中一人舉着「史上最擁護生命權(Pro-Life)的總統」。(Getty Images)

早在2016年競選之時,特朗普承諾會挑選提名主張推翻羅訴韋德案裁決的聯邦法官。目前為止,特朗普先後提名了兩名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和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令最高法院內整體意志平衡更傾保守。部分「聖經帶」州份,例如阿拉巴馬州,正在推動「近乎完全禁止墮胎」的地方法案,增添聯邦法院在未來進一步推翻羅訴韋德案裁決的可能性。

至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承諾當選後會推動立法保障女性自由選擇墮胎與否的權利,這即意味着,假設日後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女性墮胎權會依據聯邦法律而依然存在。

9月18日,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偏自由派的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在華盛頓家中病逝。大法官一職空缺及隨後的任命,將影響最高法院內部意識形態平衡,以及往後針對婦女墮胎權等議題的裁決。故金斯伯格的離世,為11月大選增添更多不明朗變數。

圖為9月23日,不少市民到美國最高法院,向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致敬。(AP)

性小眾平權六月報捷

另一項宗教導向選民注重的社會議題,是有關同性戀者及跨性別人士的平等權利進程之討論。

今年6月份,美國最高法院在兩名保守派大法官所謂「倒戈」之下,以六比三裁定《民權法案》中有關僱主以性別歧視員工的定義,適用於同性戀及跨性別人士,間接促進了「LGBT+」社群的平權。而所謂「倒戈」的保守派大法官,包括特朗普首位提名的大法官戈薩奇,令不少保守派團體十分不滿。

美國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合照。左上角的是戈薩奇。而下排右二則是剛離世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AP)

最高法院大法官在確認任命後,不需再服從提名自己的總統所屬政黨或國會的意志來審判,戈薩奇的決定自然有其具說服力的法學見解。但從主觀情感角度來看,戈薩奇是次所謂「倒戈」,有否從心理上影響宗教導向選民對特朗普的觀感呢?這無疑是這群選民投票意向的可能變量因素。

「聖經帶」與南部邊境風雲

觀乎「聖經帶」的所在位置,佔據了美國南部的大半部分。因此,特朗普強硬的南部邊境移民政策,影響至深的正好是「聖經帶」選民。特朗普在過去四年不斷修築加長美墨邊境圍牆,又企圖廢除奧巴馬時代推行、俗稱「追夢者計劃」的暫緩遣返非法入境兒童政策。最高法院在今年6月裁定,行政部門企圖廢除該政策並不合法,特朗普事後在Twitter批評裁決,並呼籲選民在11月讓他連任,未來才有機會委任更多保守派大法官。

性小眾平權支持者高舉彩虹旗,這批人相信不是特朗普意欲拉攏的選民群體了。(Getty Images)

強硬南部邊境移民政策一方面服膺保守派選民反對非法移民的意願,但另一方面亦有意見指出,特朗普祭出的強硬措施,拆散不少移民家庭,在重視家庭價值的「聖經帶」宗教導向選民眼中看來也不是滋味,徒減其對特朗普的好感。

在家抗疫無得去教堂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少不免是今年總統大選的最重要影響因子。無論是哪個光譜的美國選民,必然會就特朗普政府應對疫情的手法和態度,作出某程度影響投票取態的考量。特朗普這半年來多番強調「封鎖國家」的危險性,呼籲各州政府解除限行、限聚令,要求重啟經濟。

特朗普在美墨邊境興建圍牆,有人歡喜有人反對。惟這種強硬邊境措施,對箍緊宗教導向選民的選票,產生出怎樣的作用?(Getty Images)

特朗普抨擊州政府過嚴抗疫措施的態度,對一些虔誠的基督教信徒別有一番意義:無論去教堂、做團契禮拜,難免與人接觸,變相加劇病毒在社區傳播的風險。但若長期因防疫措施而沒法履行宗教義務,某程度上可能就是違背了信仰意志。

舉例說,較為重視宗教信仰,多於抗疫成效的,自然認可特朗普主張放寬限聚措施的抗疫立場。

特朗普極力提倡不要因疫情而影響社會經濟基本運作,宗教導向選民聽在耳內,多數是背書贊同,還是訝異反感呢?在染疫風險和宗教信仰兩難下,信徒如何抉擇,與其對特朗普抗疫工作的認可程度,以至最終在選舉之投票意向,顯然是一脈相承。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