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國會選舉:參議院控制權之重堪比白宮

特朗普(Donald Trump/川普)與拜登(Joe Biden)的對決正吸引全球目光。每逢美國大選,簡單直接的「一對一」總統選舉最易搶佔大眾關注。相較之下,分散各州選區的至少33席參議院選舉,以及435席眾議院選舉,卻複雜不堪,難以在全國以至全球層面吸引目光。然而,一黨若得白宮而失國會,總統就如壯士斷臂一般,縱有青雲之志,也無力施展。

眾議院控制權牢固難破

經2018年民主黨重奪眾議院一役後,較能反映全國普選票民意的眾議院看似已牢牢掌握於民主黨之手。

如今民主黨控制232席,超過最少218席的控制權門檻,而共和黨則握有197席。換句話說,共和黨要重奪眾議院,至少要比兩年前多取21席。不過,自中期選舉民主黨大舉攻佔原屬共和黨的市郊選區席位之後,共和黨並沒有明顯爭回市郊選民的支持,這次眾議院之戰恐怕是回天乏術。

根據選情分析網站庫克政治報告(Cook Political Report)的評分,目前至少有4席原屬共和黨人的議席傾向或可能落入民主黨手中,而在26個被評為「旗鼓相當」的有競爭席位之中,只有9席屬於民主黨,而原屬民主黨卻傾向或有可能落入共和黨手中的席位卻為零。由此可見,即使共和黨全取有競爭席位,眾議院依然會留在民主黨之手。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曾稱民主黨議席有望獲得雙位數增長。(美聯社)

《經濟學人》的眾議院選舉追蹤模型,自本年9月2日開始運作至今,從未預估民主黨會奪得少於240席。在其過萬個選舉模擬狀況之中,只有少於1%屬於共和黨重奪眾議院的模型。

在此形勢之中,美國輿論也極少有關於眾議院誰屬的分析和討論,而將焦點集中在參議院的選戰之上。

共和黨的參議院「先天劣勢」

本屆參議院選舉,除了原有的33席出缺之外,亞利桑那州(Arizona)原屬於已故共和黨大老麥凱恩(John McCain)的議席,以及喬治亞州(Georgia)另一屬共和黨原出缺議席,也將進行補選以決定完成餘下任期的人選。因此,100席的參議院中有35席要面臨選舉挑戰。

共和黨2018年曾於民主黨手上多奪得兩個參議院席位,不過這只反映出當年出缺議席州份的選情,對長遠政治風向並無重大參考價值。而且,根據多方分析,民主黨本年席位料有增加,甚至有望從共和黨手上奪得參議院控制權。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此次大選只能求個穩守不失,他自己在肯塔基州的議席也未被歸類為安全席位。(美聯社)

目前,共和黨有53位參議員,而民主黨則有47位。即使民主黨在阿拉巴馬州(Alabama)的一個參議院席位有可能失落於共和黨之手,如果白宮來年由民主黨贏得的話,加上副總統作為參議院議長的一票,民主黨只需從共和黨手上奪得至少4席,即能控制參議院。然若白宮仍在共和黨手中,民主黨則需多獲至少5席才能爭得參議院多數。

在這次參議院選舉之中,共和黨可算是有天先劣勢,在35個出選議席中有23個也握在共和黨手中,而屬民主黨的只有12個。

同時,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9月初公布的一項研究,近年各州對於兩黨參議院候選人與總統(候選人)的支持大幅歸度歸一,從2012年至今的139場參議院選舉或補選之中,有122場選舉中按黨派劃分的投票結果與該州最近一次的總統選舉結果相同。相較之下,在2006年的參議院選舉中,其33個出選議席中就有10個由與該州總統選舉結果不同的黨派候選人勝出。

特朗普因素拖累選情

目前,當特朗普持續落後拜登接近10個百分點之際,各州的共和黨參議院候選人當然也受到影響

例如在2008年以來都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科羅拉多州,共和黨參議員賈德納(Cory Gardner)就非常有可能因為過度支持特朗普,而敗於曾參加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前科羅拉多州州長希肯魯柏(John Hickenlooper)。

賈德納的民調表現長期落後希肯魯柏約10個百分點。前者在2016年曾拒絕支持特朗普,然而在特朗普勝選後,他除了在彈劾案中支持特朗普外,本年初更曾與他一同出席科羅拉多州的支持者集會。這也許會得失不少中間派選民。

特朗普本人的民望也影響了共參議院黨友的選情。(美聯社)

在正處於「由紅轉藍」交叉點的阿利桑那州(Arizona),此前被該州共和黨州長欽點上台、接替原有麥凱恩席位的麥沙利(Martha McSally),也在民調上持續落後於其民主黨對手、前太空人凱利(Mark Kelly)。

在2018年競逐另一阿利桑那參議院席位之時,麥沙利已曾敗於民主黨對手西內馬(Kyrsten Sinema)——此席位的原有人弗萊克(Jeff Flake)跟麥凱恩一般,同樣是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如今隨着阿利桑那的拉丁裔選民增加、以及老年、市郊、摩門教選民都不太滿意特朗普。原空軍出身的麥沙利恐怕會將麥凱恩的參議院議席拱手讓給民主黨。

條條大路通羅馬?

上述兩席,按庫克政治報告的分類屬於傾向民主黨的出選議席。如果民主黨成功奪得此兩席,他們重奪參議院的路徑則有甚多可能——被庫克歸類為兩黨「旗鼓相當」的共和黨議席共有7個。

凱利與其孿生兄弟也是太空人,他們目前是全球唯一一對互相有兄弟姊妹關係且曾進入太空的人。(GettyImages)

其中,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與緬因州(Maine)的民主黨候選人都穩定領先他們的共和黨對手。北卡州的民主黨候選人、前州參議員康寧漢(Cal Cunningham)雖然最近傳出婚外情醜聞,不過民調繼續領先早前屬於白宮新冠肺炎群組一員的共和黨現聯邦參議員蒂利(Thom Tillis)。

民主黨的緬因州州眾議院議長吉迪恩(Sara Gideon)也在民調上長期領先其共和黨溫和派對手柯林斯(Susan Collins)。後者雖然是少有敢公開表示與特朗普有政治分歧的共和黨人,可是她在涉嫌性侵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任命案上投下的贊成票,以及在特朗普彈劾案中對白宮的支持,也成為選民轉投民主黨的原因——她也很清楚這一點,因此至今亦不敢肯定或否定她本年會否投票支持特朗普連任。

柯林斯若敗選,共和黨在新英格蘭地區將連一席國會議席也沒有。(GettyImages)

除了上述兩席之外,艾奧瓦州(Iowa)的格林菲爾德(Theresa Greenfield)、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的哈里遜(Jaime Harrison)、蒙大拿州(Montana)州長布洛克(Steve Bullock),以及喬治亞州的奧索夫(Jon Ossoff)和沃納克(Raphael Warnock),也有機會擊敗以上各州的原有共和黨參議員,當中更包括屬南卡州的共和黨大老、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

如果北卡州和緬因州的出選議席都落入民主黨手中,假設白宮亦屬民主黨的話,參議院的控制權將落入民主黨手中。而若民主黨未得白宮,只要上述的其他5個「旗鼓相當」的選舉中有一個由民主黨勝出,參議院亦將歸民主黨。

根據《經濟學人》的模型分析,自9月2日至10月24日,其選舉預測也將民主黨的參議院席位數目置於50席以上,且有上行之勢。在10月24日,其模型預估民主黨74%機率奪得參議院控制權。

格雷厄姆(右)是特朗普在參議院的最忠實盟友之一。(路透社)

參議院控制權的關鍵地位

參議院的控制權極其重要。首先,如果在特朗普選後搗亂之下,各州選舉人票有爭議的話,能夠控制下一屆參眾兩院的政黨將能解決這些爭議,從而決定下屆總統誰屬。

其次,如果民主黨奪得參議院,而未得白宮,未來特朗普的施政將大大受到來自立法層面的掣肘。同時,共和黨人一心將聯邦法院填滿保守派法官的長遠計劃也將被中止。

另一方面,如果民主黨同得白宮與參議院,除了拜登的加稅、綠色政策、基建計劃、最低工資、醫療改革等一系列政綱能更有效通過立法落實之餘,民主黨更有可能試圖廢除參議院的拉布規則,使任何獲得簡單多數的政黨都能順利通過法案(前總統奧巴馬已支持此舉),或者投票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以沖淡保守派的多數。

奧巴馬已表明支持廢除參議院的拉布制度,拜登卻尚未有清楚表態。(GettyImages)

如果拉布被成功廢止,拜登並非沒有可能成為另一個將美國政經體制帶到新方向的歷史性總統。

相反,如果拜登入主白宮,而參議院旁落共和黨手中的話。今天華盛頓執政寸步難行的情況只會持續,拜登也只好像奧巴馬和特朗普第一任期後段一般,嘗試透過各種行政命令硬推政策。

如果這次大選的結果要能為美國未來帶來重大改變的話,作為挑戰者的民主黨而言,奪取參議院控制權其實與白宮之爭一樣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