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械鬥危機:黑人也武裝 全民囤槍加速種族撕裂

美國大選年,遇上連總統也染疫的世紀大流行,示威之火點燃全民情緒,形成了全美各地爭相購槍的景象。不難看見,全美各地都有白人至上主義者高調上街「曬槍」,但除此之外,今年黑人購槍的情況卻是尤其顯著,更讓人感到不安的現象在於,越來越多的黑人武裝組織與白人至上主義者在街頭爭執對峙,暴力械鬥恐防一觸即發?

全國爭相囤槍 黑人購槍也暴增

在維珍尼亞州北部一間槍店,巿民在炎夏冒着日曬,連續數小時排隊入店內購物。雖然美國擁槍人士數來以白人為主,但排隊的卻有近半為非白人。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7年6月的民調數據顯示,48%的白人男性擁有槍枝,非白人男士的擁槍比例則只有24%;白人女人擁槍比例則為24%,非白人女性擁槍比例則只有16%。

不過,基於今年接連發生黑人遭執法警員殺死的事件,加上持續不斷的激進示威,使非裔美國人也加入購槍熱,甚至是不分性別,不分年齡。美國黑人男性及女性2020年頭六個月的購槍數目,比起去年同期增加多達58%。美國射擊運動協會(National Shooting Sports Foundation)調查數據顯示,此升幅冠絕所有族裔。不過,真正重點在於全美國槍械銷售全面增加的持續狀況,屬於前所未見。

全民囤槍:社會動盪掀起的民間「軍備競賽」

各州冒起黑人槍械組織

截至9月1日,全美的槍枝銷售已超越去年全年。購槍潮是始於美國疫情三月趨於嚴重時,不少槍店的貨架都已搶購一空,人們普遍是擔心會被搶劫因而購槍自衛。在黑人人口比例偏高的深南部(Deep South)地區,槍枝銷售漲幅尤大,而最南端的佛羅里達,自二月起的槍枝銷量增加約一倍。

各地不少黑人槍械組織在今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中出現。(Getty Images)

當地一些黑人槍械組織近期趨於活躍。南佛羅里達黑人槍枝俱樂部(Black Arms Gun Club of South Florida)創辦人Travis Campbell形容,擁槍不單只是擁有槍枝和子彈而已,而是一種「政治宣言」。他成立這個組織是希望黑人可以擺脫歷史包袱,理解在當今社會擁槍自衛的需要,並向會員教授射擊技巧、保養槍枝。

過去數月,「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示威在美國遍地開花,數個極右白人組織亦發起遊行,上街跟反種族歧視示威者抗衡。支持《第二修正案》擁槍權的聲音也越見高漲,甚至有黑人也自發組成槍械組織。

黑白持械對峙 走火難防

其中一次,兩派示威者衝突發生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Louisville),也是26歲黑人女子泰勒(Breonna Taylor)三月在家中遭警員擊斃的事發地點。數百名武裝的黑人在巿內示威,他們屬於一個名為NFAC的黑人組織,跟白人激進組織Three Percenters的示威者對峙,互相叫囂,其間更有子彈誤發傷及三人。

NFAC七月亦曾在東南部的喬治亞州石山巿(Stone Mountain)舉遊行,部分人穿起準軍事裝束,戴上子彈腰帶,有人更透過大聲公挑釁,叫白人至上主義者出來跟他們「對決」。當然,並非所有黑人武裝組織都對白人或種族主義者有挑釁之意,不少組織的意向在於保護BLM示威者、支持第二修正案權益、自衛等。

黑人槍械組織NFAC於7 月在肯塔基州路易維爾遊行,期間跟白人至上主義者對峙。(Getty Images)

BLM警省:不再坐以待斃

「黑人不能坐以待斃,任由家人或其他人被謀殺。」一名組織成員說。另有黑人表示:「我不會讓奴隸制重臨。」與此同時,跟這類組織並無連繫的黑人購槍數目也在增加,包括一些婦女,甚至是黑人牧師。有黑人牧師向美國傳媒表示,鑑於種族歧視的氛圍惡化,他與其他牧師都在考慮買槍。

在南北戰爭前,黑人根本不允許擁有槍枝,但在戰爭之後,很多曾參與北軍的黑人也開始購槍和用槍,因此部分州政府開始管制黑人擁槍。南部的KKK黨成立之初,當時也是為了截查黑人的槍械,甚至對拒絕繳械的黑人執行私刑。

白人擁槍是愛國 黑人擁槍是威脅

即便是執法部門與政客都視擁槍黑人為威脅,1967年,黑豹黨(Black Panther)引用第二修正案爭取黑人擁槍權,30名成員持槍和平遊行到加州州議會,畫面震撼了當時不少白人。強烈支持擁槍權的時任加州州長列根(Ronald Reagan)卻馬上通過《馬爾福德法案》(Mulford Act),限制公眾不得亮出裝有實彈的武器。

到了今日,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種所獲予的擁槍權利與白人無疑,但擁槍,乃至公開攜槍都被視為一種「白人特權」(white privilege)。近年的極右組織、新納粹分子、白人至上示威者,無不大曬槍枝,目的顯然在於震懾非裔美國人,而槍械也儼如白人至上主義的象徵,甚至是愛國者的表徵。

2017年維珍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團結右翼集會中,一批白人至上主義者與其他民眾發生暴力衝突。圖為2017年8月12日,雙方衝突的情況。(Getty)

另一邊廂,黑人持槍往往被負面標籤,被認定是暴力威脅。因攜槍而無端招致殺身之禍的事件,可謂不勝枚舉:2016年,明尼蘇達州黑人校工Philando Castile,在合法攜槍的情況下遭交通警員截查射殺;2014年,俄亥俄州12歲男童Tamir Rice因手持玩具槍,遭警員開槍擊斃;同年,俄州黑人男子John Crawford III,在沃爾瑪超巿內手持BB彈槍,遭警員射殺。

這種對於持槍黑人的扭曲形象,導致不少本身合法擁槍或持有槍牌的黑人,都不願帶槍外出,免招殺身之禍。而總統特朗普對於極右持槍分子的「加持」,甚至對於槍擊示威者的支持者不予讉責,對於目前種族撕裂的局面顯然只是火上加油。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