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窮人發威:「從不投票」的貧窮選民成民主黨關鍵?

新冠肺炎疫情加上早前黑人平權示威及騷亂潮,曝露了美國種族歧視、階級衝突、貧富差距等多重社會問題。疫情除了造成廣泛失業問題外,還導致窮人三餐不繼、數千萬人或因無法支付租金或房貸而面臨迫遷。

當下經濟與貧窮危機,成為了美國人眼前最迫切的問題,而兩位候選人如何解決貧富懸殊的政綱成為2020美國大選的焦點之一,當中稅收政策或成分出高下的關鍵。

疫情前美國 每八人一人貧窮

早在疫情之前,全美貧窮人口約有4,000萬,即約每八人就有一人處於貧窮。除了城巿內大量的露宿者、以汽車作居所的無家可歸者,依靠政府或志願團體提供食物及物資援助的也不計其數。

疫情帶來的大規模停工停產,使失業率急增十個百分點,估計失去多達三千萬個就業職位。許多家庭債務本身是累積自2008年次貸危機,在2020年3月,即美國疫情出現大爆發前,美國家庭平均所拖欠的房貸、車貸、學債、信用卡債務佔除稅後收入的95.6%。另外,根據聯邦儲備局數據顯示,在疫情爆發前,美國的家庭債務總值已高達14.3萬億美元(約110萬億港元)。

早在疫情之前,美國的家庭債務問題經已十分嚴重。(Getty)

「若不理我,我將以選票迫你這樣做」

美國「窮人運動」(Poor People’s Campaign)近期一份報告指出,拉攏窮人選票對於今屆美國大選將會有決定性影響。報告指出,全國界定為低收入或貧窮的選民達6,300萬人,其中3,400萬人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並沒投票。負責研究的經濟學教授Robert Paul Hartley表示:「如果低收入選民的參與率和高收入選民的參與率相若,那麼它將改寫十個原本共和黨和五個民主黨州份的選情。」

雖然2016年大選的低收入選民投票率為20年來最低,但美國今年經歷了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起的大規模反種族歧視運動,加上疫情導致的死亡數字,以及自大蕭條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受害最深的黑人、拉丁裔及窮人社群,以至「首投族」年輕人的投票率都可能推高。

迫遷潮能拖延多久?

阿斯彭研究所(The Aspen Institute)亦預測,全美約3,000至4,000萬人面臨被迫遷的威脅。雖然總統特朗普在8月8日已簽署行政命令,凍結不准房東迫遷租客的法規,然而政府再無撥出實際的租金援助,「迫遷潮」能拖延多久尚屬未知,貧窮問題將會是今屆選舉,以至未來數年美國的一個重大考驗。

來自北卡羅萊納州的Sara Fearrington是六子之母,她原本任職快餐店職員,惟在疫情期間失業。她表示:「我會和支持的政客說,如若你們不理會我,我會透過選票迫使你這樣做。」另一來自肯塔基州的Shelton McElroy則表示,大選對他的家人意義重大,他說:「我們想投票給那些真正和我們擁有共同利益的人。」

不少其他像兩人一樣的低收入選民均表示,他們將不再沉默。

上屆改投特朗普的鐵鏽帶選民還會否支持他連任成為疑問。(Getty)

憤怒窮人的一票

窮人運動全國聯席主席William Barber認為,雖然貧窮問題在過去的總統競選活動中絕少成為焦點所在,但這個情況正在改變。他說:「在疫情之前,貧窮人口經已很沮喪,因此問題是貧窮和低收入的美國人會否在選舉中佔有重要的地位。我們向兩黨表明,你們不能再忽略貧困和低收入家庭。」他補充,考慮到目前的具體國情,兩位候選人將不得不有所回應。

經過疫情對國內經濟造成無情的廣泛衝擊,加上現屆特朗普政府無論在防疫以至重啟經濟方面均表現拙劣。上屆改投這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鐵鏽帶選民,以至上屆未有投票的「窮人選民」,這群處於水深火熱的選民的投票意向和意欲也是一大疑問,最終或將聚焦於兩位候選人的經濟以至扶貧政策上。

稅收政策分高下?

距離總統大選不足一月,代表共和黨的特朗普和民主黨的拜登兩位候選人的稅收政策形成鮮明對比,這或會成為兩人在選舉中成為其中一項重要的較勁的環節。

特朗普於八月初簽署行政命令,實施四項紓困措施,包括再度延遲年薪約10.4萬美元(約81萬港元)以下人士的繳稅限期至年底。此外,他聲言如果連任會進一步延遲繳稅期,甚至豁免相關稅收。而拜登的競選工作力圖透過稅收法案,來解決由收入不平等和財富過度集中而引起的社會問題,並在教育、氣候變化和醫保等領域為聯邦計劃提供資金。

特朗普的做法對失業的基層民眾而言並沒有太多受惠,其做法顯然是向中產選民拉票。何況,延長薪俸稅假期,令政府稅收減少,恐怕直接影響到社會安全福利(Social Security)與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兩項重要的安全網政策。

從初步的政綱來看,拜登似乎在應對貧富懸殊問題上更「到肉」一些。除了提出一系列針對高收入家庭的增稅方案,拜登還將進行重要的結構性改革。其中,對持有未實現的資本利得(unrealized capital)去世的個案,會由現在等到出售時繳納所得稅,變成在原所有者去世時作為資本利得徵稅,這不僅能獲得稅收,並阻止人們因避稅而選擇持有資產。

貧富不均:資本主義大國塑造的「平行時空」

貧富懸殊將是下屆美國總統的「燙手山芋」。(Getty)

然而,目前兩人的稅收政策可說是兩極分化嚴重,共和黨傾向減稅,而民主黨則想要加稅。然而,如果未能完全控制國會,兩人皆無法在這方面取得多大成就。無論如何,稅收政策固然備受關注,然而也不應忽略兩位候選人在其他經濟政策的政綱,在貧富懸殊日益嚴重的美國社會,這無疑會是選民對於未來國家發展的重要考量,也是兩位候選人如何解決這個國家「燙手山芋」的一大考驗。

兩位候選人人若在這方面出現重大差池,恐怕將直接影響他們登上總統的大位。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