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亞利桑那:麥凱恩家族倒戈 拉丁裔或成關鍵

美國西南部亞利桑那州(Arizona)以突兀嶙峋的怪石奇岩、險峻陡峭的山峰峽谷聞名於世。著名的大峽谷、羚羊峽谷和塞多納紅岩國家公園,其砂石岩層在日出日落時份被太陽斜射之時,會發出閃耀的紅色光芒,蔚為奇觀。

除了自然景觀的一片紅,亞利桑那州的政治光譜也很「紅」,是穩定支持共和黨的南部「紅州」之一。不過,基於人口結構轉變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今屆大選亞利桑那州會否變天,惹人注目。

「出來投票的拉丁裔選民幫助克林頓拿下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人日後應該對此有所警惕。」1996年克林頓成功連任後,在國會代表亞里桑那州超過30年、深得全州人民敬重的已故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說過這番話,希望日後共和黨要從中汲取教訓,冀來屆扳回失地。這句話放在今天來看,饒富一番意味。

亞利桑那州的紅岩地貌聞名全國,也是廿載以來的傳統「紅州」。(Getty)

二十年的堅實「紅州」

亞利桑那州在1912年才加入聯邦,為第48個州。當年至今,該州多數選民在7成的大選中,都是將選票投給共和黨候選人。1996年,民主黨時任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在亞利桑那州難得打了一場勝仗,但從此之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就沒有再在這裏贏過。

2016年美國大選也不例外。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在亞利桑那州取得超過120萬票,以3.5%票數差力壓希拉里(Hilary Clinton),全取亞利桑那州11張選舉人票。

1996年,克林頓罕有以民主黨人身份拿下亞利桑那州,成功連任。(Getty Images)

拉丁選民給予民主黨的驚喜

不過,亞利桑那州的政治氣候似乎在2018年出現了一些改變的徵兆。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候選人西內馬(Kyrsten Sinema)意外擊敗了共和黨對手、前空軍女機師麥克薩利(Martha McSally),成為亞利桑那州自1994年以來首位民主黨聯邦參議員。順帶一提,西內馬更是美國史上首位公開「雙性戀」取向的聯邦參議員。

美國政治媒體《Politico》分析認為,西內馬的勝利,很大程度歸功於她成功獲取州內的7成拉丁裔選民票源。《亞利桑那共和報》(The Arizona Republic)則相信,特朗普這幾年針對南部邊境移民的強力措施,不少拉丁裔居民認為這是種族歧視。這促使更多拉丁裔熱衷於關心政治,深知手中的選票有可能可以改變一些事情。

而拜登競選團隊正將目標放在這批投給西內馬的拉丁裔選民,以圖使亞利桑那州相隔20幾年後再次「變天」。

南部邊境移民議題,如何影響亞利桑那州在內的各個南部「紅州」選民的投票取態,是今屆大選值得切入的觀察點之一。(Reuters)

拉丁裔人口急增 成變藍徵兆

近數年,因為來自鄰近州份如加州、新墨西哥州等的拉丁裔人口移入,亞利桑那州拉丁裔人口日漸增長,佔合資格選民比例也愈來愈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資料顯示,該州拉丁裔選民佔比從2016年的22%,升至今年的24%。亞利桑那州也是緊隨新墨西哥州、加州和德州之後的第四大拉丁裔人口集中州份。拉丁裔選民有力令亞利桑那州「變天」,絕非痴人夢話──尤其2018年西內馬的意外勝利,給予民主黨攻下該州的充實寄望。

根據媒體追蹤機構Advertising Analytics的資訊,拜登競選團隊預留了30萬美元,專門製作西班牙語廣告放在電視台播放。特朗普競選團隊在此部分則沒有專門預留任何經費。民調研究機構Equis Research的調查顯示,拜登在拉丁裔選民的支持率達62%,大幅領先特朗普的29%。

不過,不利拜登的反駁理據依然存在的。因為2016年大選的出口民調顯示,希拉里取得超過8成的拉丁裔選民支持,但最後希拉里仍以10萬票之差輸給特朗普。因此,「得拉丁裔」就能在亞利桑那「得天下」的假設並不成立,州內其他白人及鄉郊選民對共和黨的堅定向心力仍然存在。

2018年西內馬的勝利,讓民主黨突覺:並非不可能攻下亞利桑那州。(Getty)

當然,疫情的因素也隨時影響着大局。亞利桑那州共和黨籍州長杜西(Doug Ducey)是特朗普「從寬抗疫」政策的忠實支持者。儘管6月份亞利桑那州的新冠肺炎疫情到達高峰,杜西仍一度堅拒下令居民必須戴口罩,甚至簽署行政命令禁止市政府自行頒布口罩規定。6月底,該州單日確診個案接近5,000宗。在嚴峻疫情和各界壓力之下,杜西才同意下放頒布口罩禁令的權力。

更甚的是,當地拉丁裔選民正是受疫情影響最大的群體。佔亞利桑那州超過一半人口的馬里科帕縣(Maricopa County),每10萬人的染疫人口比例當中,拉丁裔比其他非拉丁裔人口染疫機率高出一倍。民調機構Latino Decisions在當地的調查顯示,有73%拉丁裔受訪者將疫情失控的責任歸咎於總統特朗普。若這進一步刺激拉丁裔選民的投票意欲,有利民主黨在亞利桑那州的選情。

今年中,出席亞利桑那州鳳凰城(Phoenix)夢中城市教堂(Dream City Church)特朗普競選集會的支持者。(AP)

永存的「麥凱恩」

麥凱恩對亞利桑那州人民而言,是永垂不朽的精神靈魂人物。共和黨能夠根深柢固立足於亞里桑那州,某程度還因為麥凱恩在該州的隆重威望。上述提過州內白人選民對共和黨的堅定向心力,或多或少還出於敬佩麥凱恩之故。

麥凱恩在2018年因腦癌逝世。共和黨失去了一位備受兩黨共同尊重的資深建制元老,亞利桑那州人民也失去了一名楷模代議士。

麥凱恩的退伍軍人身份深受全國敬重,是共和民主兩黨皆欽佩的政治人物。(Getty)

麥凱恩遺孀表態支持拜登

然而,現任的共和黨籍總統,卻似乎不太認可這位國家英雄。特朗普在2015年曾經這樣評價麥凱恩:「他曾被稱為戰爭英雄,是因為他(在越戰期間)被俘虜了。我是比較喜歡沒做過戰俘的人……他吃了敗仗,讓美國人失望。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喜歡過他。我不喜歡失敗者。」

今年9月,麥凱恩遺孀辛蒂(Cindy McCain)在Twitter上公開表示支持拜登當總統。「我們是共和黨人,這沒錯,但美國人的福祉才是最重要。在這場競賽中,只有一位候選人是在秉承我們與國家團結一致的價值觀,那就是拜登。」

以麥凱恩崇高的地位,其遺孀公開支持對家候選人,此舉將會對2020年的亞利桑那州選情帶起怎樣的風向?亞利桑那選民結構轉變、疫情等多重不穩定變量因素之下,麥凱恩家族的倒戈,無疑對共和黨來說是極為詭譎,且令人擔憂的先兆。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