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密歇根:底特律翻身在望 汽車基地重生全靠福特?

提起底特律(Detroit),不少人可能會即時聯想起NBA球隊活塞(Detroit Pistons),但這個密歇根州(Michigan)最大的城市亦是「廢墟迷」的天堂,從空無一人的中央車站、國家大劇院、市中心伍德沃德大街(Woodward Avenue)兩旁的廢棄建築物,滿足旅客獵奇心,卻令人不勝唏噓。

四年前,特朗普僅以1.1萬票差距擊敗希拉里,拿下密歇根這個傳統藍州,今年又會否再次成功?

底特律本來有「汽車之城」(Motor City)之稱,美國三大汽車公司——福特(Ford)、佳士拿(Chrysler)、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的總部都是設於當地,但這個城市卻淪落為「廢墟之都」,更在數年前成為美國申請破產的最大城市。地標密歇根中央車站(Michigan Central Station)屹立市內超過一世紀,見證底特律的起跌,它荒廢多年後終獲重生機會。到底這座「黑歷史象徵」為密歇根州的選情帶來甚麼啟示?

福特購入了地標密歇根中央車站,並將為之進行翻新,締造福特汽車技術的輸紐。(Getty)

「汽車之城」的大起大跌

密歇根中央車站在1913年啟用,這座15層高的建築物落成時曾是世上最高的火車站,並成為不少人踏足當地汽車業必經的玄關。底特律的勞工人口從1906年的大約8萬人急增至1911年的17.5萬人,市內人口在1925年左右上升5倍,令這個城市擠身美國其中一個最富裕城市。

俗語有云「好景不常」,全球在1920年代末期陷入大蕭條,底特律難以獨善其身,不過總算捱過難關,當地經濟其後更獲意想不到的刺激——二戰爆發,市內大部分汽車製造商變成軍需設備的生產線,為企業帶來一線生機。二戰結束後,汽車企業重操故業,為美國經濟領先全球奠定地位,可是同時埋下底特律步向衰退的伏線。

美國的汽車製造商將生產焦點落在高檔車,輕視其他入門級別的車輛,導致較便宜、質量高的日本進口車有機可乘,攻佔美國市場。福特、雪佛蘭(Chevrolet)等嘗試力挽狂瀾,惟始終無功而還。

底特律一家汽車廠內的情況,可見員工正在檢驗成列的汽車。圖片攝於1962年。(Getty)

種族問題改變底特律命運

而在汽車業步入艱苦經營的同時,底特律亦因為另一宗事件加速衰落。就像現在美國多處持續的「黑人的命都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一樣,美國在60年代的種族歧視、警暴問題同樣嚴重。在1967年7月,警方於底特律一個非裔美國人社區的掃蕩無牌酒吧,卻演變成持續五天的衝突,民眾對失業、歧視等問題的怒火抒發在市內的建築物上,導致超過400棟建築物嚴重破壞而需拆除,另外亦有43人身亡、過千人受傷,至今市內仍然見到不少歷史疤痕。

這宗美國史上其中一宗最多人喪生的暴動事件加速當地民眾離開底特律,密歇根中央車站亦在1988年結束運作,進入長達30年的荒廢期。而當地的汽車業苦撐多年後「爆煲」:通用汽車及佳士拿在2009年申請破產,市政府亦在2013年遭遇同一下場,成為美國申請破產的最大城市。

時任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於2009年宣布政府出手挽救密歇根州的汽車業,他的拍檔、今屆大選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Twitter留言,以「奧巴馬與我拯救汽車業,協助密歇根州經濟反彈」作為吸引選民支持的方式。同時,底特律更是擁有75%以上非裔人口的城巿。今年BLM示威運動如果能推高非裔投票率,對於拜登能否從特朗普手上重奪密州,將會非常重要。不過,拜登對於當地黑人選民的吸引力,遠不及奧巴馬,就算不滿特朗普施政,黑人選民踴躍投票仍是疑問。

5月底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員殺害,引發全國示威,早有種族不公問題的底特律亦有民眾順應風潮走上街頭。(Getty)

本土名人力挽狂瀾

事實上,底特律自2000年代步入低谷後,除了願意留守當地的民眾艱苦經營之外,兩名出身於當地的名人亦為底特律的重生付出不少貢獻——NBA克里夫蘭騎士班主吉爾伯特(Dan Gilbert)及福特汽車行政主席比爾福特(Bill Ford)。

坐擁637億美元身家的吉爾伯特透過旗下的地產商Bedrock,在底特律市內大約100間物業投資大約56億美元,並將他擁有的按揭公司Quicken Loans的總部遷到當地市中心,增加數以萬計就業機會,亦令他成為市內最大的私人僱主及納稅人。

比爾福特則決心在家族發迹之地底特律繼續大展拳腳,收購密歇根中央車站就是其中一個目標。「火車站的沒落就是底特律沒落的象徵 … 即使城內開始邁向正面,這(火車站)以提醒物盤據,(底特律的)過去一直隱約可見。」

本年9月,比爾福特在密歇根州一家福特汽車廠為其新款小貨車的生產進行宣傳活動。(Getty)

他收購火車站後,將建築物及附近地區翻新成為一個像加州矽谷(Silicon Valley)的環境,吸引人材拓展汽車業的未來。福特獲底特律政府提供稅務優惠作為誘因,留在當地投資,外界估計該公司因此享受2.07億美元的減稅額。不過比爾福特強調,公司並非為了稅務「著數」,而是為了大家的未來,透過建立設施為當地社區帶來就業。

保住就業等於對特朗普有利?

底特律的就業增加,為與比爾福特關係良好的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製造宣傳機會,指自己上台後重寫貿易協議,造福美國工人,保障密歇根州的就業,同時批評拜登多年來致力將當地的工作外判至國外。縱觀該州的失業率在7月為8.7%,比起4月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高峰期的24%顯著回落,但仍然比2月的3.6%為高。

特朗普拉票時大打經濟牌,假如經濟表現持續增長,或有助穩住選情。他的競選團隊幕僚一直認為有必要保住這個擁有16張選舉人票的州份,重現上屆大選擊敗民主黨的場面。

不過正如剛才提到,種族問題再次在美國浮現,拜登陣營肯定不會重蹈希拉里在上屆忽視當地非裔和黑人選民而敗選的覆轍,投放更多資源爭取支持。因此11月3日的投票結果會否像四年前一樣,至今仍有變數。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