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北卡州:紅藍以外的兩種「紫」

一直有着紅州形象的北卡羅來納州(簡稱北卡州)除了奧巴馬(Barack Obama)在2008年以微弱的優勢勝出以外,過去30多年一直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可說是「紅州」的標誌。不過,較少為人注意的是,當2016年特朗普以近4個百分點的較大差距擊敗希拉里之際,北卡州的選民卻同時趕走了該州的共和黨州長,換上現任民主黨州長庫珀(Roy Cooper)。

這也不算是個別案例,例如在2000年小布殊勝選時,州政府也同樣落入民主黨手中。北卡州私立大學卡托巴學院(Catawba College)的政治學者Michael Bitzer就指出北卡州的選民一直都願意在不同公職的投票上支持不同政黨的候選人,並指出嚴謹的黨派忠誠對北卡州來說才是新鮮事。

誠然,雖然過去近40年除奧巴馬外,北卡州都支持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可是其中民主黨掌握州政府的時間長達28年,而州議會直至2010年為止才落入共和黨手中,讓後者得到否決權多數,並以「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的選區劃分不合比例地保住權力。不過,這個趨勢到2018年又開始回縮起來,共和黨失去了否決權,席位也漸與民主黨靠近。

這種投票取向的多樣性,加上近來北卡州的經濟特色和隨之而來的近年人口結構變化,似乎將讓外人更能看清這個驟眼看來是「紅色」的州份,也許一直也是「紫色」才對。

2020年9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北卡羅來納州城市費耶特維爾參加競選活動。(Reuters)

「農工商教醫旅」產業平衡發展

北卡州是美國東南部大西洋海岸的一州,別稱「柏油腳跟州」(Tar Heel State),北鄰維珍尼亞州,東濱大西洋,南接南卡羅來納州和喬治亞州,西鄰田納西州,首府羅利 (Raleigh),最大的城市為夏洛特(Charlotte),北距首都華盛頓525公里。這種特殊的地理環境,也造就了它別樣的生活風情。一年四季分明,氣候宜人,西面有山,東面有海,是宜居、旅遊、移民和養老的好去處,可謂全美最具活力的州之一。

總體上,它在人口增長、金融、旅遊、教育和醫療等領域都處於全美中上水平。

經濟而言,該州總體上以金融和旅遊為主,林業、農業和漁業亦佔據重要地位。根據2019年公布的經濟指標,2018年,北卡州GDP(國內生產總值)為5,660億美元,居美國50州第11位,實際年度GDP增幅和全國持平,為2.9%。全州平均年度工資為50,756美元(全國平均年薪水平為57,266美元)。

該州金融業比較發達。夏洛特市是紐約市之後的美國第二大銀行中心。美國的12家銀行,其中包括5家美國最大的銀行,在夏洛特市經營銀行金融業務。在2020年財富雜誌排名世界1000強企業中,北卡州有31家,包括總部位於夏洛特市的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在莫里斯威爾的勞氏公司(Lowe's),以及美國最大的電力公司杜克能源(Duke Energy)等。

農業方面,北卡州一直都是以紡織業、製衣業、禽畜業而聞名。北卡州出口的雞肉及豬肉在世界各地很受歡迎。當然,該州也在加大農業產業的革新力度。

在工業領域,該州也將重心由傳統的煙草和紡織工業轉型至生物科技、軟件、汽車零部件和醫療製藥等領域。北卡州因此也成為美國一個以高科技為主的州。其信息科技也比較發達,是美國重要的信息科技重心,包括微軟、戴爾、思科和索尼愛立信等企業都在此安家或開辦研發中心。聯想總部也設置於此。

教育方面,北卡州的杜克大學、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大學形成三角科研中心,被稱為美國的「南部矽谷」。

2020年8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舉行的黨代會現場亮相。(AP)

該三角中心中還有州內高科技三角研究園(Research Triangle Park),是美國第三大生物科技集中地,主要生物企業郵葛蘭素史克(GSK)、諾華製藥(Novartis)和北卡州生物科技中心(NCBC)等。

人口增長和城市化的政治影響

如此多樣的經濟發展,自然能吸納不少未有黨派定見或者政治立場多樣的外來人口。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數據,截止2019年7月1日,北卡州人口大約為1,048萬,比2000年水平增加了9.99%。其中,五成是本地出生,三成是其他州出生然後遷至該州。外國出生的該州人口不到1成。

就種族而言,根據2018年的數據,該州白人佔53.4%,非洲裔佔23.3%,拉丁裔佔15.4%,亞裔佔4.1%。和2010年數據相比,該州白人數量一直處於下降趨勢,當時白人佔比高達71%。根據人口普查局的資料,在2014至2018年間,北卡州的新增人口最多來自亞洲,其次則為紐約州、維珍尼亞州、新澤西州、加州等等,當中包括不少堅定的藍州,可預見其人口的政治取態將逐漸轉變,無論在全國,還是州內政治之上也更加向藍靠近。

四年前,北卡州曾發生警察槍殺黑人事件,引發大規模抗議(點擊查看大圖):

北卡州傳統上是一個農業州,多數人口生活在農場聚集地或小型城鎮。2012年,該州農村人口佔50%以上,是美國農村人口最多的州之一。但過去30年該州城鎮化速度加快,現如今多數人口居住在城市和郊區地帶。這一點符合美國大多數州的情況。

在新的人口變化之下,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政治學副教授Nadine Gibson就指出,在全國50州的政治光譜上,北卡州正在中間,兩黨選民的人口比例也幾乎相等。

不一樣的紫色?

上述的經濟、人文和地理等因素,也許將造就北卡州政治上的「新搖擺」。

如果說北卡州過去近40年在全國層面偏向「紅色」,而只在州內層面較有可能偏向「藍色」的話,新的經濟與人口變動可能會使北卡州變成一個更為明顯的紫色州——特別是如果拜登步2008年奧巴馬後塵而奪得北卡州選舉人票的話。

不少政治評論都會將這個新發展稱為「紅變藍」,然而除非民主黨在多次選舉都連續大勝,否則這只能算是一種紫色而已。不過這也許是「另一種紫色」:從選民願意在全國與州內選舉票投不同政黨的紫色,轉變成兩黨勢均力敵的新紫色。後一種純以黨派區分疊合的紫色,當然也象徵着嚴謹黨派忠誠殺進北卡州的趨勢。

其實這種趨勢近年已漸見明顯。早在2017年,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就將該州地方法院法官的選舉改為「黨派選舉」,即將候選法官的黨籍加到選票之上,讓民眾可以按黨派忠誠投票。

無論日後北卡州會否變藍、會否變紅,還是繼續轉向兩黨勢均力敵、由黨派忠誠而來的新紫色,也許北卡州,甚至整個美國所需要的還是昔時北卡州的那一種「紫」。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