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威斯康星:特朗普承諾好的「美國製造」呢?

美國大選臨近,2018年中期選舉後落入民主黨手中的威斯康星州(Wisconsin)政府宣布,在特朗普上任後高調宣布投資百億美元建廠、招聘高達1.3萬名僱員的台灣電子產品代工巨企富士康,將不會獲得新一輪政府資助。

威斯康星經濟發展機構(WEDC)的首席法律人員Jennifer Campbell更直斥富士康「從未興建,也從未開始興建或營運要求中的第10.5代TFT-LED(螢幕)製造設施」,也「沒有正式或非正式的商業計劃」去興建相關廠房。

2018年6月,特朗普與鴻海集團(即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在威斯康星州拉辛郡(Racine)芒特波科諾(Mount Pleasant)的富士康廠址高調舉行動土儀式。在背後的美國國旗飄揚之中,這象徵着特朗普對其將製造業帶回美國的競選承諾的兌現。

當時特朗普更稱富士康的廠房將是「最先進的地方」、是「世界第八大奇觀」,宣稱「美國製造」全部都正在發生、「正在很快很快的發生」。

特朗普(中)與郭台銘(右)在富士康的廠址工地上進行動土儀式。(Getty)

富士康「承諾落空」

然而,超過兩年之後,威斯康星州政府指富士康只招募了281名僱員,沒達至其在2019年底僱用至少520名全職LCD螢幕工廠相關人員的承諾。同時,有科技媒體也報道稱富士康已將原計劃中的第10.5代的螢幕製造「降級」至第6代,如果事情屬實,其所牽涉的投資金額和僱員人數將有可觀減少。

加上如今威斯康星州拒絕向富士康提供稅額減免,最終這個想像中的「高科技工廠」能否成事,仍是未知之數。

特朗普2016年以0.7個百分點之微的選票差距將威斯康星這個穩定藍州「變紅」,幾乎全靠其「美國至上」旗號下將製造業帶來美國的承諾。因此,富士康建廠計劃面臨崩盤所象徵的「承諾落空」,也使特朗普能否再取此州成為另一個未知之數。

更嚴重的是,對於包括威斯康星州在內的一眾「鐵鏽地帶」(Rust Belt)工業州份,富士康的「承諾落空」並非個別案例。

在動土儀式進行期間,特朗普以增加就業作宣傳。(Getty)

「美國至上」打擊「美國製造」?

雖然特朗普上任之初,威斯康星州確有見製造業就業職位的成長,然而到了2019年年底,升勢已似被扭轉成跌勢。威斯康星行業商會「威斯康星製造業者與商業」(WMC)的主席Kurt Bauer當時就直指佔該州就業人口近16%的製造業正面臨美國與中國、歐盟、墨西哥、加拿大之間的貿易爭執打擊。

威斯康星鋁鑄造廠(Wisconsin Aluminum Foundry)的行政總裁Sachin Shivaram在2020年1月就曾撰文指,由於特朗普的鋼鋁關稅影響,其公司因訂單不足而被迫解僱超過10%員工。他更引述美國聯邦儲備局的研究指出,美國金屬行業中有六分之五的職位與金屬加工相關,受到關稅下進口金屬變得昂貴的現象影響。

由此看來,特朗普打着「美國至上」旗號的貿易政策,不但沒有大幅推進「美國製造」,更反而使部份堅持「美國製造」的廠商更難經營。

對特朗普而言更為不幸的,還有疫情對製造業的衝擊。本年3月至4月間疫情來襲,威斯康星州的製造業職位大減約8%。雖然隨後相關數據陸續回升,卻依然未能恢復疫情前的狀況。

威斯康星州生產全美近四分之一的芝士。(Getty)

同時,另有「美國奶製品之地」(America’s Dairyland)之稱的威斯康星州農業也遇上貿易戰與疫情的雙重打擊。

本年7月,在威州經營奶製品農場的Tina Hinchley就在該州媒體撰文指她身邊超過兩千個奶製品農夫已被迫關門大吉。《華爾街日報》本年8月亦報道了該州奶製品業者的慘況:有過百年家庭經營的奶製品在年初疫情前夕已申請破產,在疫情中為得政府救濟又被迫暫時撤回申請,卻因此朝不保夕。

特朗普支持者的「忠誠」考驗

特朗普2016年之所以能威州變紅,全因其與民感同身受的體貼形象配合其「美國至上」的宣傳深得藍領選民對他的信任。如今,四年前宣傳當中的承諾並未見明顯兌現。特朗普的支持者還會繼續「執迷不悟」嗎?

與丈夫一同經營奶製品農場的Tina Hinchley正準備採集牛奶。圖片攝於2017年。(Getty)

雖然不少媒體近月到特朗普的威州集會周邊採訪時,仍有遇見其支持者大讚特朗普「說到做到」、預言威州「毫無疑問」將有「前所未見」的大量選民去投票支持特朗普,可是從民望走向來看,這類預言似乎應引來甚大疑問。

自本年4月以來,拜登在威州民調中的支持度已不止超越特朗普,更愈有拉開差距之勢。即使在本年8月底該州基諾沙市(Kenosha)因黑人遭警方槍擊、重新引爆示威動亂和平民槍殺事件後,一直打着「法律與規序」牌的特朗普也未能扭轉民情。

一位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北威斯康星州選民Scott Lacko就提出了頗具參考價值的觀點,也許能說明威州民情之變,以至於該州在此選戰由「紅」回歸「藍」的可能發展。

面對種族示威,Lacko的觀點極為「特朗普」:如果被警方槍殺的黑人跟從警察指令,根本就不會出事。然而,Lacko卻表示他會投票給拜登,直指特朗普不可信,因為他只為其個人利益行事。

一個「信」字,四年前決定了特朗普的勝局,如今即將決定威州會否重回民主黨的懷抱。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