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美國是超人:疫情「送命」後能復活重生?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彷如DC經典漫畫《超人》(Superman)劇情講述《超人之死》的橋段:基因改造怪獸「毀滅日」(Doomsday)被意外釋放。世界多國像「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般失手慘敗,世人原寄望美國這個超國大國,像「超人」般運用其超凡實力來拯救地球。然而跟漫畫橋段也相似,美國國內醫療系統與病毒激鬥至兩敗俱傷。

無論是故事情節抑或現實世界,這一幕可能都令不少人感到驚訝。不過,漫畫情節講述超人最終復活重生,為人類帶來新希望。那麼,美國又能否在今次疫情中同樣做得到,最終像超人般復活,助全人類解困?

美國原本被視為在應對疫情準備最充足的國家。(美聯社)

在疫情爆發之前,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健康安全中心於去年10月發表具權威性的全球衛生安全指數(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顯示,在195個國家和地區中,美國是應對嚴重疫症的情況下準備程度最好的國家,排名第一。報告涵蓋的範圍包括有,預防、發現和報告、快速反應、衛生系統、遵守國際規範及風險環境等各方面。

這份報告正好解釋了為何在疫情初期,外界普遍認為美國最有希望和能力來應付這次全球公共衛生危機,在醫療科技等層面,超人般的地位也早已獲得肯定。

美國若能在疫苗研發方面取得成績,或能轉移外界對其防疫不力的批評。(Getty Images)

《超人之死》的劇情講到,工人在執行挖掘工作時,無意間在一艘落在地球的太空船中放出「毀滅日」 。釋放後的「毀滅日」把工人們悉數殺害,然後走到城市地區,沿途上亦將遇到的人和動物通通殺死。橫衝直撞的「毀滅日」進入大都市後隨即被超人發現, 展開大決戰。

最後超人全力抓着這隻怪物從高空直接撞擊地面,超人的女友蓮恩(Lois Lane)和同事奧爾森(Jimmy Olsen)告訴身受重傷的超人經已成功打敗敵人,惟超人同時傷重斃命。之後,世界各地集體哀悼這位英雄人物。

面對毀滅日的強敵,超人也身受重傷而死。(網上圖片)

「超人」之死:敗倒新冠疫情

超人漫畫和電影等超級英雄系列,是美國軟文化裏英雄主義的最佳體現,故事往往流露着大美國主義,以及美國作為全球普世價值捍衛者的觀念。

我們從小都聽着這個故事:每當地球面臨被毀滅的危機時,超人戴着紅色斗篷出現,皆成為眾人希望的象徵。只要有超人,希望就不會消失,世界終會恢復和平。但現在新冠病毒有如「毁滅日」般出現,美國這位「超人」卻似乎發揮不了它該有的領導角色與英勇姿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字,截至10月14日美國的確診病患數目超過809萬人,比排第二位的印度(723.7萬)和第三的巴西(511.4萬)要高,死亡個案逾21.4萬宗,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抗疫工作未有明顯起色,全美就着抗疫及封鎖措施,陷於謾罵與分裂之中,更成為11月總統大選前最政治化的議題。

美國目前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Getty Images)

「親身抗病」的美國總統

不僅如此,總統特朗普於10月初在社交媒體宣布自己和夫人梅拉尼婭確診新冠肺炎,連白宮和五角大樓也相繼出現感染群組。本月9日,美國再增超過5.7萬宗新冠肺炎病例,創自八月中以來的單日確診新高,多達40個州的新增病例錄得上升趨勢。傳染病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早前表示,他不滿意美國目前的新冠肺炎病例水平,又警告隨著秋冬季來臨,新冠肺炎疫情會加劇惡化。

本來作為「超人」的美國,擁有超著的資源、科研能力、醫療技術,確實有能力扶助全球走出疫情。然而,如今形勢未見樂觀,世衛於本月初表示,全球約十分一人可能已經感染新冠病毒,是目前確診病例數字的20倍以上,組織警告稱世界今後將面臨更艱難的時期。

美國新冠疫情死亡人數於9月底超越20萬,令人痛心。(Getty Images)

抵毁科學等諸多「死因」

說回霍普金斯大學的報告,或許研究人員忘記了計算特朗普這位民粹主義的美國領導人,特朗普認為自己的國家是無敵的作風,拒絕接受科學和專家意見,遠離多邊主義等做法,也許就是他的決策讓不少美國人無辜送命,在防疫方面表現得一敗塗地,還不如一眾發展中國家。

甚至在疫情之前,特朗普就貶低投於資源於公共衛生的重要性,減低了國家防範疫情的能力。美國在疫情肆虐全球下,還未能意識到自己國家所面臨的風險,認為自身的特殊性將使他們渡過難關,並認為疫情的爆發是世界其他地方發生的事情。特朗普政府並無意實施聯邦層面的追踪病患工作,而將測試留給各州。據報導,美國聯邦政府坐擁140億美元(約1,085億港元),但未能在州和地方進行監視和接觸者追踪。

美國著名病毒學家何大一直言,美國疫情目前處於災難性局面,他說:「國家的發展非常差,我們在美國這裏面臨的是我們在發展中國家而非富裕和強大的國家所期望的。」他強調儘管美國約佔世界人口的4%,但在疫情中的病例和死亡比例中,約有四分之一來自美國公民。

總統特朗普於十月初也宣布確診。(路透社)

「超人」最終能復活?

話雖如此,美國這位「超人」總算擁有世上無人能及的深厚國家根基,一時的差錯也許並非代表一切。正如在漫畫情節裏,超人死後的一段時間出現四個超人:超級小子(Superboy)、鋼人(Steel)、殲滅者(Eradicator)和機械超人(Cyborg Superman)。他們當中有人願意繼承超人的理念救人,有的卻打著超人名義殺戮,然後人民因嚮往不同超人而團結不再,導致世界出現分裂局面。

另外,原本經已存在的反派角色,利用超人DNA和人類DNA相結合而製造出來的生化人超人,這時也趁機露出真面目,消滅了綠燈俠所住的海岸市,以及屠殺人民。幸好,真正的超人最終還是復活過來。

超人雖死,最終還是復活過來。(網上圖片)

從這個情節,我們不難想像,如果失去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之一的力量,世界恐怕會失去平衡,也可能陷於另一種亂象。縱使我們不必認同,美國須擔當世界警察或世界領袖的角色,但人類盼望看見的應當是一個社會隠定、相信科學的大國,推動全球在科研上尋求突破,最終一同戰勝這場世紀疫症。

如今,美國仍未完全喪失掉「復活」的機會。若美國能率先研發出有效疫苗,將會為全球控制疫情取回一些主導權及聲譽。可惜,現在唯一的問題是,留給美國這位「超人」的時間或許並沒有很多。再者,美國藥廠方面成功開發了疫苗,政客們會以「美國優先」掛帥,還是如超人般無私的拯救世人為前提?假以時日我們將有答案。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