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美國是自由女神:問題多多的自由民主制步向衰落?

身穿古希臘服裝、頭戴光芒四射冠冕的女子,右手高舉象徵自由的火炬,左手捧着《獨立宣言》,腳下是打碎的手銬、腳鐐和鎖鏈,象徵着掙脫暴政的約束。這尊代表羅馬神話中自主神的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不僅是美國象徵,還代表着美利堅民族和美法兩國人民的友誼,並表達出美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崇高理想。然而,近年全球民粹主義當道,對於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的質疑和思慮有所增加,近期的調查更顯示新世代對民主制度亦多有質疑——自由女神像飽歷風霜而氧化變綠,其所代表的西方制度典範還因為時代變化而褪色?

自由女神像,又名為「自由照耀世界」,是位於美國紐約海港內自由島哈德遜河口附近的巨型古典主義塑像。它是法國為紀念美國獨立而建,由法國著名雕塑家巴托爾迪(Frédéric Auguste Bartholdi)在巴黎設計,並得到艾菲爾鐵塔的設計師艾菲爾(Alexandre Gustave Eiffel)幫忙建造,銅像於1886年10月28日落成。

自由女神像高46米,加上基座為93米,重225噸,神像本身是金屬鑄造,置於一座混凝土製的台基上。此一底座是由著名報業巨頭普立茲(Joseph Pulitzer)籌集10萬美金建成的。

自由女神是美國的象徵,也是熱門的旅遊景點之一。(Getty Images)

塑像的設計靈感據說來自法蘭西第二共和國的總統拿破崙·波拿巴時期,即在 1851年發動政變推翻共和政體、恢復帝制的拿破崙三世。當時支持共和的志士在巴黎街頭築起簡陋的防禦物,與復辟軍隊展開巷戰。一天黃昏,一名擁護共和的少女手持火炬,跳過障礙、高呼「前進」衝向敵人,結果不幸中彈身亡。

今天,這座塑像象徵着自由、民主及希望,也是對外來移民的歡迎記號。因為對成千上萬個的美國移民來說,自由女神是擺脫舊世界的貧困和壓迫的符號。1984年,自由女神像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自由女神哭了?對不少美國移民來說,自由女神是擺脫舊世界的貧困和壓迫的符號。(Getty Images)

隨塑像氧化變舊? 全球對民主不滿創新高

隨着時間流逝,塑像今天的模樣和最初早已不盡相同,因它原本是暗沉的銅色,但自從落成十多年後,銅製外層開始因氧化而變得銅綠色。自由女神除了在一個多世紀以來見證自身的外貌轉變外,也環視着全球民眾對民主制度之看法的變更。

今年初,英國劍橋大學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全球民眾不滿民主制度的程度創有紀錄以來新高,主因經濟不景氣以及政府貪腐。這項研究由1995年進行至今,合共訪問了全球154個國家、逾400萬人。報告發現,去年對民主表示不滿的人高達57.5%,研究人員指出,這是有紀錄以來對「民主不滿」的最高程度。

美國人對民主制度不滿的比例達到二十多年來的新高。

與此同時,研究結果也反映,美國人對民主滿意度出現了「戲劇性且出乎意料」的下降。1995年,逾75%美國公民對美國民主感到滿意,在金融危機時則為最大衝擊,此後的民主滿意度便一直下降,目前只有不足50%美國人滿意自己國家的民主制度,比例為歷來最高。

報告認為,這種不滿程度在其他地方並不罕見,但對美國而言,卻標誌着「例外主義的終結」(end of exceptionalism),即是認為國家、社會或民族具備特殊的性質。今天美國人普遍認為他們的政治制度混亂,而且其成本代價也越來越高。此一混亂亦重創了美國在海外的觀感,並波及民主自由的形象。

美國政壇的轉變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Getty Images)

其實,這種轉變並不單因為經常口出狂言的特朗普而起,從民主黨人使盡全力指控小布殊(George W. Bush)是一個「戰爭販子」,到共和黨人同樣使盡全力指控奧巴馬(Barack Obama)綏靖求和,美國政壇已開始逐步走向兩極化和保守。

從當前美國民主制度來看,大致有三個主要問題。首先,美國的三權分立雖然仍發揮防止「多數人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的主要功能,但在效率上卻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透過冗長的「拉布」等拖延議事的手段,迫使政黨與黨團達成妥協,這種說法或許已經過時,因為現代美國政治是牢牢被意識形態狂熱所把持。

其次是「傑利蠑螈」(Gerrymander)——操縱選區劃分。即便在憲法中有某種程度的保護,仍然顯得跟任何自由的理念搭不上關係。做法讓政客為一己的利益而制定規則遊戲。

最後是金錢政治。雖然美國政治人物在意識形態上越來越分裂,但以燒錢方式競選一事上卻倒一致。在2016的大選中,希拉里的競選經費花了13億美元,而特朗普則為7.95億,合共約20.95億美元,較2000年約3.4億美元高出幾倍。民主共和黨兩黨將大量精力、時間花在籌募經費之上。

還有一個民主自由的資本主義制度毛病,就是貧富不均。正如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布蘭代斯(Louis Brandeis)曾公開表示:「我們可以有一個民主社會。或者我們可以有大量財富被集中在少數人的手裏。但是我們不能兩者都有。」

著名經濟學家羅德理克(Dani Rodrik)亦指出,現代國家遭遇一個三難抉擇:他們不能同時追求民主、國家自主權,以及經濟全球化。在戰後那段時期,他們以民主與國家自主權之名犧牲了全球化;如今他們則正在逐漸因全球化而犧牲民主與國家自主權。

Roberto Foa認為新世代關心民主制度自身的不足和改革。(Roberto Foa個人網頁)

不滿迷霧退 「女神」安猶在

縱使今天不少人對民主制度滿有批評,但這卻不代表民主正在崩潰邊緣,更不表示這些人想要擁抱專制政權。英國劍橋大學政治及公共政策學者Roberto Foa指出,新世代對民主制度的不滿並非意味他們更喜歡獨裁政權,他們更關心的是民主制度自身的問題,如不平等和制度僵化。這其中可能涉及他們不能攀上置業階梯、債務、需要依賴父母,以及在人生中取得成功的機會不再建基於努力、事業,而更多關乎從上一代所繼承的財富和地位。

說到底,民主制度擁有一種超乎尋常的適應能力,一如當人們在二十世紀初得到投票權時,它創造了福利國家。至少,這個制度今天仍然提供一個和平的方法,讓人民能把管治失職的人趕下台,從而挑選新的人才。更何況,民主制度能有效鞏固人權和鼓勵創新。人們不滿的不是民主制度本身,而是現行的民主制度,因為它辜負了人民的期望。

縱使受迷霧團團包圍,自由女神或許仍能為世人照耀前方。(Getty Images)

可幸,正如自由女神像從來不是全能神,而是希臘諸神般有血有淚的人類。這也才是自由女神像之所以價值,最難能可貴之處,讓世人有重新思考作為人類的有限性、價值與可能。由此可見,民主制度一時的崩壞雖說是「危」,也可以是「機」。

也許,自由女神像的外表不再如建造時完美,看起來銅銅綠綠,帶幾分殘舊,但仍然無阻它一如既往繼續照耀,帶領美國人在追求民主路上,跌跌碰碰地向前。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

美國大選2020|決勝關鍵 逐個詳解15個搖擺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