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 | 國會選舉幾成定局 美國「無法治理」命運難改

美國大選11月3日的投票日已經過去。雖然拜登和特朗普之間戰果如何尚取決於或需數周才能解決的法律糾紛,但國會選舉的早期結果已經讓我們了解到未來四年美國政治的面貌。

選前,享有空前競選資金的民主黨被看好能保住在眾議院的多數席位,甚至重新奪回在參議院的控制。然而,截至香港時間11月5日下午6點,選舉結果顯示他們面臨的競爭比預期的要激烈得多。

↓美國選民11月3日投票情況↓

兩院民主黨人皆遇挫折

由於選票還在統計中,我們還不知道哪個黨贏得了兩院的多數席位,不過,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給自己黨的信中已經承認,這對民主黨來說是一場「具有挑戰性的選舉」。

在眾議院裏,雖然民主黨成功翻轉了兩個共和黨的席位,但這些都是在選舉日之前就預料到的。而共和黨到目前為止已經翻轉了8個席位,其中3個出乎意料。同時,到目前為止,在根據民調難分勝負的27個搖擺選區當中,只有共和黨成功獲勝(15個),而且其餘結果還沒有確認的搖擺選區幾乎都由共和黨人領先,其中一位更有高達21個百分點的優勢。

在許多地區,共和黨人重新奪回了民主黨在2018年贏得並認為可以保住的席位,比如俄克拉荷馬州第5國會選區、新墨西哥州第2選區或佛羅里達州第26選區。值得注意的是,通過贏回許多民主黨人2018年在郊區贏得的席位,共和黨人表明民主黨人在2018年並沒有像許多人以為的那樣絕對地「將郊區翻轉」(flipped the suburbs)。

在蒙大拿州、堪薩斯州和南卡羅來納州,民主黨人原來覺得有機會取得新的成果,但共和黨人卻輕鬆擊敗了他們。而在被民主黨人自己稱為「風向標州」(bellwether State)的德克薩斯州和維珍尼亞州的選區,不料被打敗了。

2020年2月4日,特朗普在華盛頓國會山向國會發表國情咨文。(AP)

而在參議院,迄今為止,民主黨在此次選舉中唯一的重大勝利是科羅拉多州和亞利桑那州。然而,共和黨人也成功翻盤阿拉巴馬州的民主黨參議員。

結果,儘管很多人都在談論疫情和特朗普的人氣暴跌讓今年很多州的參議院選舉競爭異常激烈,但在民主黨重奪參議院所需的至少4個席位當中,到目前為止只獲得了1個,而共和黨候選人在結果尚未確認的其餘州份都處於領先地位。

在密歇根州,2014首次當選的民主黨參議員彼得斯(Gary Peters)成功保住席位,但在民主黨希望翻轉的緬因州,儘管聯邦民主黨人大力籌款,但共和黨候選人柯林斯(Susan Collins)還是第五次連任。

柯林斯是唯一一位沒有為特朗普背書的共和黨參議員、也是國會裏最後一位代表新英格蘭地區的共和黨議員。(Reuters)

目前,參議院只剩下4個席位待定,共和黨和民主黨均佔有48個席位,然而參議院的最終結果可能要數周後才能知曉。

在喬治亞州,選民們這次投票選出了兩名參議員,因為今年有額外的補選議席。在此選舉中,由於沒有候選人能夠贏得本州所定的50%門檻,選舉將在1月5日進行第二輪選舉。第二個席位的選舉結果仍未確定,但也可能需要進行第二輪選舉。目前,共和黨的現任參議員處於領先位置。

無論最後幾張選票向哪個方向傾斜,民主黨重奪參議院的希望已經受挫,共和黨在這次選舉中展現出意想不到的實力。

國會的弱勢多數會否讓美國「無法治理」?

即使拜登當選總統,他最多只能寄希望於參眾兩院的微弱多數,而且很可能面對的是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因此,美國政治將繼續受困於在特朗普治下激化的黨派分裂。

在美國大選揭盅前,民調機構普遍押寶拜登,認為拜登將取得壓倒性勝利。但最終結果雖然拜登領先,卻遠比預估中更膠着。(美聯社)

參議院的選舉結果意味着兩黨都無法獲得能防拉布的60個席位「超級多數」(supermajority)。這將極大地限制未來總統解決美國最緊迫問題的能力——從疫情救濟法案到醫療保健——因為關鍵政策很可能會被反對派政客的拉布所阻礙。

雖然多數黨將能夠使用其他工具來推動其議程,譬如「預算協調」(budget reconciliation),但這中種方法侷限於預算和稅收措施,無法幫助解決所有緊迫的問題。

兩黨在越來越多的政策領域缺乏一致意見,這也意味着我們可以預料政府迅速採取果斷措施的阻力更大。雖然兩黨在3月份能同意通過大規模的經濟刺激措施,但此後卻未能延續,而且在國會選舉中沒有明確的勝利者,這樣的情況可能會繼續出現,直到下一次國會選舉。兩黨都有議程,但政府的分裂可能使它們無法通過。

無論誰最終被確認為下一任美國總統,在美國面對前所未有的醫療和經濟危機時,兩黨的政治人物(以至美國人民)都將面臨令人沮喪的兩年。